塗嫌嘉馨| 淜倯| 鎖嗣| 匙輿衵よ| ④堁| 鍾忭| 笚游| 蝶笣| 仴綢絢| 關ь| 陔罣庈| 假翻| 磁蔬| 鰍喃| 馽抾| 陔痑| 輒摩| 麾藷| 甡擘| 鐃濩| 悜趙| 拶綬庈| 碩⑻| 備嗣| 奻詢| 扡瓮| 痔刓| 縛瓮| 侐赽卼よ| 邁阨| 怮睿| 壎刓| 嶍僥| 劼模迋| 鰍漆淜| 湮源| 犖捶| 怮啞| 蟀蔬| 氈荻| | 酴旂| 剢阨| 磁刓| 間ч| 僕睿| 氈祫| 鰍喃| 栱刓| 輿皏淜| 拻貌| 陔梅| 謘瓮| 璩疏| 嶊刓| 源傑| 珈朊| 挕刓| 蜠蔬| 陔泬| 輕鰍| 昹襠| 邧Э| 酗笥瓮| 鰍譴| 翮爵| 齊傑| 憚瓮| 囀蔬| 怢刓| 貌歅| 陔疺| 酗倓| 璩疏| 鳹鰍| 紩鐃檄鎖瑕| 呦笢| | 蔬蚐| 匙笢| 蟹刓| 脰鍬| 陏笣| 麻匙嫌誥よ| | 拸峈| 桲模誠| 韓凝| 陔梅| 噉壽| 舷慇嫌衵秫笢よ| 茠諳| 羹瓮| 踢綬| 怍倓| 戀皉豪| 跦碩| 終瓮| 怢陲| 蝶鰍| 扆拫| 鎮壽| 嵹詭| 蘋迶| 鰍栠| 遵菟| 陲搛| 衴瓮| 蛪囡| 朊埭| 娸嗣| 剺蔬| 侐す| 測瓮| 湮陔| 該瓮| 皊笣| 恓炰| 譴Ч| 挕盺| 睿票親嫌| 嘉桾| | 昹假| 嬾攽| 都笣| 粹韌| 綬鰍| す綬| 銡栠| 綻陎| 鋿笣| 陔碩| 湮昳| 昹拫紩鐃цよ| 攫瓮| 豜堁| す捶| | 憚假瓮| 畛踢齊醫よ| 詢躇| 挕癒| 俵怢| 鞠假| 陔躇| ⑻鎊應| 蘺瓮| 控捶| 都笣| 踢藷| | 磁捶| 幛喀| 貌秝| 壎刓| 佼肅| 鼱赶| 塞羹刓| 惘倓| 妀阨| 銡栠| | | 埬栠瓮| 荻憚| 昄瓮| 覆す| | 湮の| 廗埬| 飲荻| 睿票親嫌| 妀阨| 氈荻| 玶猿| 勀埭| 酴坒| 崥湛| 湮豻| 踢俜| 肣褽| 狤蔬| 警竣蔬| 敆埭| 桼趙| 氈荻| 漆諳| 僚橇| 窪阨| 淜艙| 鎮壽| 耋瓮| ね傑| 嫘猿| 窪碩| 濘笣| 蚗傑| 隅賦| 湮韓刓淜| 鎊栠| 虞艙| 奠笣| 啤鎖| 陔す| 惘倓| 蟹刓| 怍譴| ぱ媽| 湮肮庈| 淉睿| 還桫| 譴盺| 憍蔬| 遵傑| 竣朘| 燮す| 匟瓮| 啞迶| | 陔盺| 荻す| 朸躂| 桻橇| 悵隅| 窪阨| 陓猿| 坒怢| ン昹| 漁秅| 怮累| 嘉毼| 眅碩| ⑤漆| 假埬| 倓恅| 璽艙| 栠埻| 桲珒| 敆傑| 廑旂| 啪笣| 憚瞳| 杻親佴| 譴堈| | 喟栠| 挕譴| 漆倓| 湛詈傑| 肅跡| 伈栥| 旮屙| ч瓮| | 鰍す| ь淜| 啤資| 昹襠| | 瓬瓮| 還傑| 磁阨| そ刓| 唾昜蹦抭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博爾頓被開除後的美國外交走向

2019-09-23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博爾頓被開除了,全世界都高興了,但最高興的莫過於還沒被辭職的蓬佩奧,甚至是喜形於色,但特朗普只是棄卒保車罷了。不久之前,蓬佩奧指出自己已經有心理準備,可能會被特朗普「炒魷魚」,但蓬佩奧笑到了最後,這說明蓬佩奧在與博爾頓的政治鬥爭中贏了,特朗普最終站在了蓬佩奧的一側。

為什麼蓬佩奧贏了,關鍵在於蓬佩奧聽話,能夠審時度勢,看特朗普眼色行事。相反,判斷未必錯的博爾頓過於固執,甚至違背特朗普的個人意願,搞不清誰是總統,總希望替特朗普來決策,結果只能被炒魷魚,也就是博爾頓定位錯了,就算博爾頓說得再對,特朗普都不會用這樣藐視自己、不顧全大局的人才。

利用博爾頓強硬立場促美退群

博爾頓並非特朗普最鍾意的國安助理,弗林將軍是第一人選,但由於競選時為了特朗普當選陷入到「通俄」調查,特朗普不得不忍痛割席,而博爾頓只是第三人選。精明的特朗普當然知道博爾頓這個人「好戰」秉性,堪稱是「白頭鷹中的戰鬥鷹」,這個人之前是三朝共和黨總統治下的元老,但在每一位總統任期內都只有很短的任職時間,這說明博爾頓的偏激、固執、不合群是眾所周知。但特朗普能把國安助理這麼重要的位置讓博爾頓來幹,也是認可其才能,並想充分利用博爾頓的強硬立場。

國安助理這個位置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國安助理人選要求具備很強的資深專業背景,主要負責國家安全事務,也是美國國安會的主要召集人、總統的私人政策顧問,有「一人之下」的概念,比如,基辛格和布爾津斯基作為國安助理時就權傾朝野,讓國務卿和國防部長黯然失色。但在更多時候,國安助理必須要和負責國家安全的官員們搞好關係,比如國務卿、國防部長、國家情報總監、國土安全部部長,尤其是與國務卿、國防部長合稱總統的「三駕馬車」。但美國總統的這「三駕馬車」又總是南轅北轍、心懷鬼胎,都希望能主導安全事務,尤其是要獲取安全和外交事務的決策權,這就讓三個人之間的矛盾不斷,尤其是在特朗普任內這些矛盾更為突出。

外交走向將微調而不會根本改變

由於特朗普過於剛愎自用,要把全部的決策權收歸一人,其他人都是執行者,這就讓博爾頓很被動,本來自己是特朗普的「私人智庫」,但卻淪為特朗普政策的執行者之一,這就存在博爾頓與蓬佩奧爭奪外交主導權的問題,與國防部爭奪軍隊調配權的問題,尤其是在朝鮮、伊朗、敘利亞、阿富汗、利比亞、委內瑞拉等熱點問題上,博爾頓都希望採用以軍事行動為主的極限施壓軍事外交手段來主導這些地區的外交事務,這就會讓蓬佩奧和辭職的馬蒂斯十分被動和為難。經過第一輪的政治較量,馬蒂斯第一個敗下陣來,蓬佩奧和博爾頓留了下來,換了一個沒有主見、但很聽話的埃斯珀當了國防部長。

但在蓬佩奧和博爾頓第二輪的較量中,蓬佩奧抓住了特朗普一心只想連任的選票心理,在外交上協助特朗普相對溫和處理了朝鮮、伊朗和阿富汗問題。比如,蓬佩奧通過外交努力讓特朗普在朝鮮問題上加分,與金正恩建立了相對友好的私人關係,但博爾頓認為朝鮮絕無可能「棄核」,要求強力施壓朝鮮,結果被朝鮮官方點名批判,要求不得參加與朝鮮的談判,這件事也導致河內會談無果而終,特朗普對博爾頓心存不滿。同時,蓬佩奧又勸說特朗普及時制止了博爾頓在伊朗問題上鋌而走險「動武」主張,一旦「動武」,特朗普面對強大的伊朗沒有軍事上的勝算,必然會失去選民的支持,可博爾頓依舊要一意孤行勸說軍事打擊伊朗,這必然讓特朗普對博爾頓的想法嗤之以鼻。此外,在特朗普的安排下,本來說好了與阿富汗塔利班簽署和平協議,兌現自己選戰撤軍的承諾,但又由於博爾頓的堅決反對,塔利班對美軍實施恐怖襲擊,導致特朗普不得不按下了暫停鍵,這件事讓特朗普對博爾頓充滿了強烈不滿。

還有一年就要大選了,特朗普知道壓倒一切的事情是連任。特朗普趕走了博爾頓只是服務於選戰大局,如果沒有特朗普的同意,博爾頓任期一年多是不可能有所建樹的。因此,博爾頓任職期間的政策制定者是特朗普本人而不是博爾頓,博爾頓離開後的特朗普也還會按照既定的策略辦事,依舊是「以結果為導向」,以「美國優先」為目標,這些外交走向只能做些微調而不會做根本性的改變。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
ヴ斻 笢蚽盺 橾躂盺 婦氈瘋窀淜 ヴぞ 啞秞塗嫌腎蜃脤 艙鎮 阹遞眕 葆模詢Э
ч攷淜 桲模蚽 謎盺珨誰扦⑹ 綻芩褽淜 朻栠庈 啞貹盺 麔捺豱逜盺 阨馱芶珨蟀
啞磁崥 踢す瓮 拫擘芞親淜 湮攽醱 鎊虧盺 欱赶喀繚鯥偯 馱票悝盺 啋繚 笢陔苤⑹ 僭魚湮誰扦⑹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